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襄城要闻 >

假校长发百条短信获刑6年

  校长和其他校领导在会议室开会,手机放在桌上没动过,大家却收到校长发的“借钱”短信。这是怎么回事?

  原来,仙桃的3名男子克隆手机号码,冒充襄阳市两所知名高中的校长,向100多名教职工群发短信“借钱”。3人自以为找到发财的途径,对象却无一人上当。

  昨日,记者从襄阳市襄城区法院获悉,朱某、廖某、邓某均犯罪(未遂),朱某被判刑6年半,廖某、邓某被判刑5年4个月,3人均被处罚金2万元。

  “有点小事,打2万元到我卡上,卡号:×××。”去年11月29日上午,襄阳市一所知名高中的潘老师突然收到该校“A(化姓)校长”发来的一条短信。潘老师觉得事有蹊跷,迅速回拨电话,却发现A校长的手机关机。担心发生意外,潘老师立即与A校长的家属联系,被告知这是一条短信。

  当晚,A校长到银行冻结了账号,并查到2天前有人用其临时身份证在荆州监利开了一个银行账户。A校长赶忙安排学校办公室告知全体教职工,提醒大家不要上当受骗,并报案。

  没想到,次日晚,同样的情形又在襄阳市另外一所知名高中上演。当时,该校“C(化姓)校长”和其他校领导正在会议室开会,“校长让打2万元钱”的短信同时发到了教师们的手机上。

  大家很纳闷,C校长就坐在旁边,手机放在桌子上,根本没有动过,怎么会发短信借钱?有人拨打发来短信的电话号码(即C校长的电话号码),接通后无人接听,而桌上C校长的手机却没有动静,也无法拨打电话。大家意识到,这是短信,C校长的手机卡出了问题,C校长随即报了警。

  去年12月22日,警方在仙桃市将朱某抓获。今年5月,邓某和廖某也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。归案后,3人交代了他们的事实。

  据了解,3人都没有固定职业。去年11月中旬,他们在仙桃一家宾馆内玩。廖某对朱某、邓某说,他最近比较缺钱,如果找几个校长的资料,用他们的身份信息办理手机卡、,然后发短信向他们的下属或者同事“借钱”,肯定有人上钩。

  3人商议后,廖某和邓某在网上购买了A校长与C校长的个人资料,并跑到武汉找人办理了2名校长的虚假临时身份证。随后,邓某雇了一个人,用虚假临时身份证在监利分别办理了A校长与C校长的,并补办了2名校长的手机卡。

  之后,朱某在网上查询到2名校长手机卡的通话清单。“我们先在宾馆里给A校长的手机联系人群发短信,可是根本没有人汇款。”3人供称,他们很害怕,就把办的假身份证和手机卡都丢到河里了。

  第二天,3人不甘心,又冒充C校长发短信,可过了一个小时没有人打钱,他们又把手机、假身份证、手机卡扔进河里。

  近日,襄城区法院审理此案认为,廖某、邓某、朱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通过发送虚假的短信,意图骗取数额特别巨大的钱财,情节严重,其行为已构成罪。

  3人钱财的目的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,系犯罪未遂,应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。廖某、邓某有自首情节,主动缴纳罚金,可以减轻处罚。朱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,当庭自愿认罪,主动缴纳罚金,有悔罪表现,可从轻处罚。法院遂以罪判处朱某有期徒刑6年零6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;判处廖某有期徒刑5年零4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;判处邓某有期徒刑5年零4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。

  虽为二元领导,但“二元”的权力并不均等。高校中的大量“人事”故事,都和这种二元格局有关系。“党委领导,校长负责”容易造成两个问题,一则领导者不负责,二则以党干政。

  科学是求真的学问,自有其力量,不应惧怕批评、质疑甚至谩骂,就像历史不曾惧怕宗教、和传统的霸权一样。科学共同体对待公众对科学的批评,不能走当年宗教裁判、剥夺科学自由发声的老路。科学共同体面对公众批评的容忍度,不妨更大一点。

  美国人一面高喊“反恐战争”,另一面却使“圣战主义”愈演愈烈,两者只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已。理解这一点,就不会为表面上的矛盾感到困惑。

  国人办喜事历来好面子,这是无可厚非的,但是我们在面对如此恶俗的做法时,应该要三思而后行,物极必反,与喜事欢庆的意义实在大相径庭。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糟粕的要抛弃,优秀的要传承。

  • 责任编辑:admin
  • 上一篇:违规补课 全省55所中学被“上课”

    下一篇:武汉大学中部崛起服务三农博士团河南调查实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