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会民生 >

烧伤科超人阿宝:中国医疗问题的起因是看病太

  核心提示:烧伤超人阿宝说,你看我们谈中国医疗制度的时候,不要老拿香港,老拿美国比,因为双方的经济水平差距在那儿摆着,中国的人均数只有美国的1/12,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/8。中国的医疗制度能保障最穷

  核心提示:烧伤超人阿宝说,你看我们谈中国医疗制度的时候,不要老拿香港,老拿美国比,因为双方的经济水平差距在那儿摆着,中国的人均数只有美国的1/12,人均GDP只有美国的1/8。中国的医疗制度能保障最穷的人也得到治疗,问题的根本不是看病难、看病贵引起来的,中国的医疗问题是看病太便宜、太便利引起来的。

  窦文涛:《锵锵三人行》,咱们跟这位大夫一聊起医患冲突,就发现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咱们再跟大家介绍,这是“烧伤超人”阿宝,微博小红人,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医师。

  窦文涛:我先打听一个别的事儿,你整天,我看你写很多,多次跟这个病人,你那天问他一个问题,你说患者到了医院,那么我们总是弱者,医生总是强者,我了解他的一些言论,他不这么看。他觉得他作为医生,他觉着他跟这个患者是战友,有的时候甚至会出现那种情况,他想救这个患者的命,这个患者的家属或者患者的老板都不太愿意让他继续救他的命。

  窦文涛:这种事儿他都碰见过。所以我说你多次,有时候能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,有时候你也就没救回来。那么你见得多了,你相信不相信这个生死有命?

  阿宝:我不太相信。作为医生,说句实在话,我很难相信这个东西,因为有好多时候的话呢,就是说尤其一些危重患者的时候,它很多时候就取决于你的事在人为,就取决于你的救治水平。有些事情确实是没有办法的,但是有很多危重的病人他能不能救过来,很大程度就取决于你的抢救水平。

  许子东:那万一他这个中间,比方说病人并不知道,别人并不知道,但是医生自己心里知道,这件事情我要是那样那样的话,这个事情是可以救回来的,而没有人知道。那这个时候,医生会不会对自己背负一个内疚,还是说从科学上讲,我已经做了最佳的判断,这个事情社也没法预料的?

  阿宝:它是这样子。就任何事情吧,你很难拿结果还反对过程,因为什么呢,比如这个事情,我现在碰到了这个病情,碰到这个情况,我必须根据现有的资料在第一时间作出我的判断和处置。那么,你处置完了,病人对治疗有了反应了,你再根据结果再回过头来反推我当时的判断是不是正确,这个东西有可能你会发现,我当时的判断是有问题的。但是这是你在事后,事后治疗总是容易做的,对吧?

  窦文涛: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觉得,我想问问他这个问题,你像咱们不懂科学的人,很容易相信命,觉得死了就是人,阳寿就是这么多,气数已尽等等。但是你看这个科学它不承认这个东西,你比如说一个医生他最知道,他再怎么救救,就活了,这个人本来要死了,对不对?你要不管他,他命。

  窦文涛:甚至你就看这个人类的医学史,你比如说这个屠呦呦得了这个诺贝尔奖。我就想,那过去很多年的历史,疟疾,包括什么黑死病,的死,我们觉得那就是人的命,对吧,那就是命运。但是呢,它最后出来了一个什么奎宁、青蒿素,它挽救几百万人的命,这个阿宝最近出本书,叫《八卦医学史》,里边还讲,说这个疟疾曾经怎么样过,他说疟疾导致了苏格兰怎么着?

  阿宝:失去了独立。苏格兰就是说和英格兰它们两个在一个岛上,千百年来苏格兰一直想统一,英格兰一直想统一苏格兰,一直统一不了,但最后为什么苏格兰就被英格兰给统一了呢?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抗疟疾的药物,就是当年苏格兰闹了一场大饥荒,搞的国家特别穷,特别穷吧,他们穷则思辨,就筹集了一大笔钱,想学西班牙,学开发美洲,去开发美洲。因为西班牙当时开发美洲挣了一大笔钱,他们就组织一大批人就出发,结果呢就刚到美洲,就被疟疾给撩倒了,而当时,然后就西班牙人来攻打他们的时候,因为他们要来抢西班牙的地盘,西班牙攻打他们的时候,就是苏格兰已经连站起来投降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为什么他们会弄成这个样子呢?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抗疟疾的药物,而当时抗疟疾的药物就掌握在西班牙人手里,当时那个产地在美洲,美洲的秘鲁,当时是西班牙殖民地。西班牙人他在那里头有抗菌的药可以吃,苏格兰人没有,然后就整个,这次计划失败之后,苏格兰赔了一大笔钱,赔了钱之后,英格兰过来说,我可以替你把这笔钱还了,但是咱们得合并,然后就苏格兰在这么一种情况下和英格兰合并了,就没疟疾药吃,被英格兰吞并了。

  许子东:他这个讲的是正面的历史,是因为我有好的药,所以我战胜了你这个生病的这个国家跟军队。那个最早欧洲人去美洲的时候,那更冤枉了,它大量的印第安人被他们打败,不是那些白人怎么神勇,是他们带去了我们的病菌,带去了我们人类,这个亚洲,欧亚已经流传很久,大家有抗御能力的,带到那边。那个印第安王国很强,碰到他们就完蛋了。

  窦文涛:而且他这个有意思的是什么呢,就是他这个里边还说到减肥的问题。就是说太讨厌了,就是说,这个乳房,乳房,阿宝医生,乳房的主要成分是什么?

  阿宝:乳房它那个主要的脂肪的含量很高,所以你增肥的时候吧,往往是那个乳房最后才肥,而你减肥的时候,往往乳房是先减下去。

  窦文涛:你知道吗?你知道减肥先瘦胸,你知道增肥,最后胸才大,这叫倒霉的。所以这人是抗不过基因。

  窦文涛:但是你看,我刚才看咱们这么聊,子东老师,你有没有发现,你都忘了他是个医生,就跟医生能这么谈话,我相信这个患者心情就好很多。我最近看到一个人讲演,他说的一句话,就是说医生,他是认为,就现在,昨天咱们也谈到医患冲突。他是认为,就是说在很多国家,在西方国家,在日本或是在哪儿,教师和医生这两个职业当然就是道德上比一般人更高,当然收入上也比一般人更高,对吧?然后,他当然也说了,他说中国不能搞这个,就是说如果一个医生他能挣一万块钱,你不能只给他两千块钱,跟他说,那八千让他自个儿去挣,他讲了这个。但是他也跟这个学医的人就讲一个,我觉得讲得挺有意思。他说什么是医生,就是他有时治愈,经常帮助,总是抚慰,你听过这个话吗?

  窦文涛:他有时能治好你的病,但是他经常是要给你提供帮助,但是他总是在抚慰你。我觉得林林总总的这个医患冲突,昨天咱们谈了很多,有没有一个原因,就是医疗体制造成的,使得我们医生和患者之间抚慰的这个环节太缺失了?

  阿宝:对,这个话吧分成两半来说,首先来说抚慰患者它肯定是非常重要的,也是非常有好处的。但是的话,这还要看你这个国家的这个卫生发展的一个水平,有些东西的话,它属于是奢侈品,有些东西的话。

  阿宝: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,抚慰确实是奢侈品,一个医生一天要看,像我的话,我出个门诊的话要看十个病人,一个病人身上的时间就几分钟的时间,那我确实我实在没有办法去抚慰你。我只能给你提供一个最基本的一个服务,我诊断出你的疾病,我给你妥善的治疗。

  许子东:在我看来,医患冲突理解成医生跟患者的冲突就错了,医生跟患者不是根本性的冲突,医生跟患者都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。医生是非常紧张的,我父亲就是医生,他后来一直跟我说,他说他主要的精力在什么,对付工人要请病假,他说那个时候药还不重要,钱不重要,但是很多病人,我也做过工人,我们要病假,对不对?我们要休息。那就要装各种各样的病,就是其实是没有病的,那这个时候,医生最大的做的事情是心理学的事情,你不能给所有的病人,你想要病假就病假,那上面主任、医院要怪下你。但是你知道他在要骗,但是你又想又不能拆穿他,拆穿他大家不开心,就是变成这么一个。其实都是一个,今天也是,今天的医生跟病人之间其实要把这个道理讲透,因为医院现在你看医生要靠红包才能维持一个合理的收入,这个本身就决定了就是很大的错误。这个是一个先天性的就已经使得医生跟患者,医生处在一个天然的道德的一个劣势上。因为你靠你多卖药才来赚我的钱。

  阿宝:对,但是这个事情吧,我们也还是分成两半说,咱们中国有句话说,说中国是看病难、看病贵,其实我是不同意的。中国这个体制你可以说它确实是有时候对患者的抚慰太少,给患者的时间太少,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,这个体制它自然有它的优势。前一段时间我和一个加拿大的一个医生聊天,加拿大它的急诊平均等候时间是多长时间呢,你们知道吗?你一猜。

  • 责任编辑:admin
  • 上一篇:2012反腐蓝皮书称医疗卫生领域问题成因复杂涉及

    下一篇:腾讯频频加码互联网医疗背后商业化等难题待解